• 網站首頁 > 經濟數據> 文章內容

    別讓流量造假摧毀數字經濟

    ※發布時間:2020-10-30 4:02:33   ※發布作者:habao   ※出自何處: 

      不久前,深圳市中級對“騰訊訴深圳微時空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掛機刷量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被告為微信號等刷閱讀量、粉絲數的行為屬于“幫助他人虛假宣傳”,應賠償騰訊公司2000萬元。這份判決不僅賠償數額創造了紀錄,也再次宣告了流量造假的違法性。

      數字經濟是注意力經濟,點擊率、閱讀量、粉絲數等數據代表著商業價值,但“流量為王”的競爭也催生出了流量黑灰產。近年來,刷量成為互聯網產業的潛規則和,但很多人還未認識到刷量的違法性,以為這只是一種廣告推廣。在2018年宣判的全國首例數據作弊案中,涉案公司就在自己官網公開提供刷量服務。其實,刷量不僅會用戶決策,市場競爭秩序,而且會摧毀數字經濟。

      刷量的核心是數據造假,邏輯是“作假者獲利更高”,刷量的過程并不創造任何社會價值,反而會使經營者不關心產品創新而熱衷于虛假刷量,造成“劣幣良幣”的惡性競爭。從微觀上講,刷量的本質就是欺詐行為,消費者因為虛高的播放量而付費觀看,廣告商因虛假點擊量而支付更高廣告費,這就是欺詐消費者、廣告商的錢財。從宏觀層帶三點水的男孩名字面看,刷量會危及數字經濟的基礎。數字經濟的基礎是真實的數據,刷量等數據造假行為則會污染公共數據,進而公共決策,釀成數字經濟危機。對于流量黑灰產的打擊和治理,我國法律應當循序漸進,多措并舉,數據信用:

      第一,民事法律應明確刷量不會產生任何。目前,我國已有法院根據民法基本原則,認定刷量違反公序良俗,缺乏基礎。如2019年的“暗刷游戲流量案”,互聯網法院就審理認為,刷量合同違反公序良俗,屬于無效合同,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并收繳了雙方的不當所得,確立了“刷量者無請求權”的立場。

      第二,合理解釋反不正當競爭法,對刷量保持高壓姿態。目前,無論是2018年“愛奇藝訴杭州飛益公司等不正當競爭案”,還是此前重慶五中院審理的“騰訊訴數推公司刷量案”,均認定刷量公司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這有助于更多人起訴數據造假者刷量行為。對于不正當競爭行為,行政機關還可以進行行政處罰,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十條的,對于法院認定的“虛假宣傳”或“虛假交易”等刷量行為,監督檢查部門可以處以罰款,情節嚴重的,可以處100萬元以上200萬以下罰款,吊銷營業執照。“民事賠償+行政處罰”的雙軌制,有利于對刷量釜底抽薪。

      第三,完,加大對刷量行為的處罰力度。數字經濟領域的黑灰產演變極快,行主要關注的是早期電商領域刷單炒信等虛假交易行為,較少關注新近出現的虛假點擊、加粉等單純刷量型數據造假。未來電商法也應將“組織虛假訪問、點擊”等數據造假行為納入處罰范圍。同時,網絡安全法和治安管理處罰法也應當同步修改,數據本身的真實性。

      第四,刑法應與時俱進,數據信用,打擊嚴重的刷量等數據造假行為。近年來,我國刑法修正案聚焦網絡安全增設了很多,但針對數字經濟的新法益關注較少,未來刑法修正案應當及時彌補這一漏洞,增設“妨礙數據信用罪”,將情節嚴重的“組織虛假點擊、虛假交易、虛假評論”等刷量行為入罪,以數據的真實性,數字經濟的健康發展,防止產業發展毀于數據泡沫。

      當然,考慮到刷量是產業發展的伴生物,單靠法律難以根治,因此還要對刷量進行綜合治理。一方面,平臺應強化技術防范體系,以技術手段防治虛假交易、虛假點擊等刷量行為。為了避免互聯網企業受經濟利益驅動,對平臺數據造假現象持默許態度,未來國家應建立第三方評價機制,對平臺數據真實性進行評估、審核,防止注水數據危及數字經濟。另一方面,要完善社會信用體系。根治刷量的鑰匙是建立誠信社會,如果把參與數據造假的“刷手”列入失信,讓其在網絡空間寸步難行;把默許刷量的平臺列入不誠信企業名單,加大數據造假者的社會成本,形成“一次造假、長期受限”的壓力機制,那么方有助于從源頭遏制刷量亂象。

      數字經濟天然是信用經濟,無論是普通的用戶,還是其他數字經濟的參與者,主要是依靠相關的數據信息作出判斷、進行決策,一旦數據的真實性無法保障,那么數據信用就無從談起,數據經濟也會演變成擊鼓傳花的投機游戲。目前,我國數字經濟已經走界前列,互聯網企業也面臨著出海的機遇與挑戰,這就需要法律為數字經濟構筑制度保障,讓無序發展變成有序創新,從而用實力贏得全球的掌聲。

      

    亚洲人AV高清无码 炭黑 OC資訊網 泰國娜莎 【優遇寶】讓您資產快速增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