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站首頁 > 期貨動態> 文章內容

    楊洪斌:期貨不能靠賭

    ※發布時間:2020-10-30 4:01:41   ※發布作者:habao   ※出自何處: 

      楊洪斌1995年踏足期貨市場,親身經歷了中國期貨市場的興衰,多年的實盤操作經驗,歷經坎坷和挫折,在2000年后浴火,逐步能做到穩定贏利。2005年后,形成了對中國期貨市場的獨到視角,實盤操作業績更是迅猛提升,形成了自己的風格,完善了其理財和投資哲學。從此,縱橫各項實盤比賽,享受投資快樂。

      楊洪斌是第四屆“中期杯”實盤大賽桂冠得主,交通銀行601328股吧)杯大賽311%收益率的亞軍。在第八屆中期杯大賽中,由楊洪斌指導的帳戶長期位居榜首。

      期貨中國:楊洪斌您好,感謝您能夠接受期貨中國網的采訪,分享自己的投資經驗和給廣大的投資者。近2年您以個人或者是指導賬戶的名義參加了不少期貨實盤大賽,都獲得了非常優秀的成績,相比平時的操盤,您是否覺得參加賽事更能發揮自己的水平?

      楊洪斌:我覺得并沒有。 05年之后,參加過多次比賽,取得較好的成績,我追求的是盡可能的穩定、持續增長,不能有過大的資金回撤。08年那次比賽,我管理的賬戶將近有20個,沒有一個賬戶是分散做的,沒有為比賽而比賽。在比賽之中,沒有看外頭誰比我領先或者誰又追緊我了,就是該怎么做就怎么做。市場告訴我這時候該進了,那就進,該出了就出,沒有再理會比賽的因素。我覺得,在這個市場,做到穩定盈利是我們追求的最高目標。根據我自己對價格變化的理解,做波段交易。所以,我對所有賬戶都是一視同仁,沒有因為參加比賽而去比賽。我對市場有一個認識,所以,就沒有什么特別的,就是按正常的交易來做,比賽的結果沖上去就沖上去了,沒有沖上去也不遺憾。

      期貨中國:您的各項大賽成績非常出色,摘取了多項賽事的桂冠,從2001年開始連續幾年的盈利率也都保持在百分之兩三百的水平!您也表示過,穩定贏利是期貨市場中最重要的任務。請問,您是如何來完成這個任務的?并且多年來保持如此之高的穩定盈利?

      楊洪斌:這個我可以實實在在的來說一句。08年的比賽是取得了300%的收益,但是。也不是每年都是如此。如果對價格的規律沒有深刻的理解,想要做到穩定盈利是不可能的。

      你不要看一些人在一段時間盈利特別高,如果沒有對價格規律的真正理解,高盈利很難持續。有些人的性格可能剛好符合這一段行情或者說剛好和這波行情吻合上,他很有信心做好這一波,但實際上,這不是對價格的真正理解,到了下一波,他的思維不一定就能跟上市場的節奏。我很少在中國的期貨市場上看到有人連續好多年盈利,達到這樣的目標是我們共同的追求。實際上,穩定盈利維持在百分之三五十,如果持續這樣增加,盈利效益其實是很的。穩定盈利是這樣的,今年的這一波你要在這站住,回撤不能過大,之后,在站住的基礎上還能有個百分之三五十的再盈利,這才叫穩定盈利。像巴菲特,100萬美元起步,30多年,他總資金在增加,沒有在撤,他還能夠保持百分之二三十的盈利,這才叫穩定。做到這一點是特別難的。你對市場不了解是不可能的。你在哪個期貨公司都能夠談到這樣的紅人,曾經很輝煌,現在沒有人影了,他當時的輝煌剛好是一個局部的觀念和當時行情吻合,于是就獲得了利潤。長時間的穩定盈利是相當和艱巨的,沒有對市場真正理解是不可能達成的。運氣不可能伴隨你一生。一個人一生有一兩次好的運氣已經是厚愛了。期貨不能靠賭。

      期貨中國:期貨交易最難的是能夠穩定盈利。我們看到,您也是經歷了起伏。1995年您就已經涉入期貨市場,到2001年才逐步實現穩定盈利,那是否意味著您經歷了長達6年的交學費的交易階段?

      楊洪斌:我95年就進期貨了,當時自己公司做的是膠合板生意,所以,去做膠合板期貨。在那個時候,我是屬于那種對期貨市場沒有基本了解的人,有錢,但是對市場的交易真的一點都不懂。后來公司不開了,自己又喜歡上了期貨,又覺得自己做了一兩年了交了那么多的學費了(但是,實際上,按照現在來看,當時是很皮毛,差得很遠的),應該可以做下去。于是就又開始嘗試和學習,從95年到01、02年。我的痛苦可以簡單概括為:賺錢是偶然的,虧錢是必然的。因為,這個市場太復雜。但有這么幾個讓我下來:第一,這個市場你失敗了,但是確實有人成功了。你虧了錢,和你反方向做的那個人就是賺錢的。每一年每一波大的行情出現,期貨公司里或者是熟悉的朋友之間,人不多,但是每年總有一個做得挺好的,每年起碼都有一個榜樣;第二,這個市場確實存在,它確實有波動,有差價,關鍵你站的隊是對還是錯。

      我是無奈下來的。那個時候,我三十幾快四十歲了,換其它行當是晚了點。你們要知道,在一個行業沒有幾年扎扎實實的奮斗,你想做成是很困難的。就像星星之火要想燎原需要一個過程。所以,結果就是,我是的,沒有其它的行當可以做,所以,就進入了這一行,就想盡辦法下來。我好在從來沒有埋怨過市場,我受過的教育讓我出現了問題之后,沒有過多地客觀,這是我大學畢業以來養成的一個習慣,都是從自身上找原因,黑格爾不是說么,存在即是合理。

      了下來之后,就慢慢地知道了風險,再不知道風險你就活不下去了。之后,對風險的控制就慢慢地有了較深的了解。后來,對價格波動了解得多了,雖然不夠科學,可也摸得著一些皮毛的規律了。起碼,那個時候雖然還不能發展,但能夠下來了。老是處在這樣一個狀態,老不能大幅的盈利也是很困惑的。

      到了04、05年的時候,對市場的認識就深化了,理解了價格變化的規律,做期貨就是一種價格變化,理解了這個之后就慢慢能夠維持一個較為穩定的盈利狀態。

      期貨中國:在前6年的期貨生涯中,您遇到的最大的挫折是怎樣的?當時有想過退卻嗎?又是什么樣的原因使您決定繼續在期貨市場中打拼?

      楊洪斌:最大的挫折就是打爆倉了,具體的金額就不說了,就全完了。當時真的常痛苦,晚上睡覺都有被驚醒,對自己的未來也挺恐懼的。

      之所以下來就是之前所說到的,這個市場確實有波動,但是我沒有意識到。還有就是,我那時候已經40多歲了,脫離教師行業已經十幾年了,回不去了,只有在朋友和家人的支持下再下來。現在,回想起來真不知道自己怎么熬過來的。

      期貨中國:都您是趨勢投資高手,您是什么時候開始只做趨勢交易的?趨勢交易的核心綱領是什么?

      楊洪斌:以前真的是什么方法都嘗試了,但是從對價格規律有了理解之后,就不太做短線年之后就再也沒有做過。我確信,日內交易是有局限性的,可以盈利,但是管理資金的數量有限。

      第一,它的資金規模受,包括有些高手也這樣說。他拿20萬,很快就賺到百萬,但資金大了翻倍就很難;

      第二,期貨做的是商品價格,它是一個發現價格的過程。價格的發現不是一天能完成的,它會走一段。比如,說現在國家經濟復蘇,經濟越活躍,需求就越大,價格就會上漲,我們要做的就是這種波段。

      每天的價格波動判斷不了長期的趨勢,需要另外一種思去理解,就是對市場的一種感覺,有點苗頭我就跟著做個幾十個點,價格沖動之后呢,因為它不具備大漲的條件,很多人就認為它應該空,于是就導致上上下下,這種波動隨機性特別強。我認為,短線盈利操作性比較難,資金過大的話,你一進去就成了主力,你就很難出來。

      所以,真正理解價格規律,能夠確定它是上漲還是下跌的話,它會延續一段時間,我們做的就是它的這一段延續。國家經濟真正好了,全民都起來搞經濟了,它會延續幾年的高峰。而像現在金融風暴猛地一來,也會調整個兩三年。所以,我都是做波段交易為主。

      期貨中國:那么您所總結出來的并在實戰中應用的“價格規律”具體是怎樣的呢?請簡單介紹一下原理。

      楊洪斌:首先,我們要承認任何事情都有規律。人類有認識規律的能力,像牛頓發現,包括物體運動的定律,像直角三角形邊的關系,這都是能摸索出來的。所以,價格變化中有沒有確定性的東西,應該是有的。有的人說,創業難,但是我說你要想發財的話,你就搞個餃子鋪,為什么呢?你一年調720次餡,每年都改進調試,你如果研究到具體比例用多少量,做得像日本一樣精確到毫克,你能做出大家一吃都忘不了的餃子。所以,包餃子餡有一個特殊的規律,你要真正搞通它,像麥當勞肯德基都是這樣的,它們做的口味全世界都沒有,就它有。我舉這個例子,就是要你明白,任何事物都有規律,做任何事情都有它的規律,你要找到它根本上的規律,然后順著它的規律去做。所以,對于價格規律而言,你一定要耐心地去觀察它、發現它。

      我簡單說一下我自己對價格規律的理解。這也是我跟我的朋友、同行交流,獲得的和自己的觀點融合起來得到的。第一,就是要理解使期貨價格變化的最直接的原因。我在外面交流的時候,發現很多人對于這一點是很模糊的,這個價格它為什么漲?一般人都是這樣說,供需關系、經濟好轉等等,但是這是錯的,這樣就回到了基本面,基本面會給你很多因素,沒有一個人能夠了解清楚。05年的銅,一個月從4萬漲到8萬,你說那是供需關系在一個月內產生兩倍的變化?想想也是不可能的。你要想想年初到現在漲得都是那批沒有業績的股票,都漲了兩三倍,這說明不完全是業績決定了股價。銅也是這樣,一個月從4萬漲到8萬,除非是全世界的銅礦被恐怖炸完。當然是沒有那種可能的。問題是,一個月又從8萬回到了5萬,供需關系又恢復了?當然不是那樣的。真正市場上漲的原因是:交易商對市場的預期。“我們大家都看好,現在是時候了,買它能賺錢”,它就漲了,價格的根本成因就是這樣子。當時,很多投資銀行都來買銅,買回來之后就形成一種賺錢的效益,根本不能說是供需,庫存當時也是不停地增加,價格一追漲。所以,為什么很多現貨商做不了期貨,主要原因就是在這,老拿現貨價看期貨價,一覺得貨多了,就不敢買了。用這樣的思來理解不就清楚多了?所以,價格規律就是要把交易商的預期找出來,而不是基本面上的等等因素。

      另外,價格在行走的時候,一定是波波折折地走的。所以,艾略特就把波浪理論給總結出來了。但是,他太了,他固定畫成五波,他理解了這個規律,但把它給固定死了。所以,我們一用他的理論就開始數了,但實際上一個牛市可能有個七八波,從股市一千六漲到六千點的時候,它延長又延長。價格就是波折的,到了一定的高位,一些人就想放空,有些人賺一塊錢跑,有些人賺五塊錢跑,漲得越高,獲利回吐的沖動就越強烈,平白無故讓你賺一些錢你就會想先把這些落袋。你理解這個以后就會理解價格為什么會波折。期貨有很多種,艾略特波浪理論啊、均線交易法啊、MACD啊,指標不是多得很嗎,就像一個線球,上萬個線頭,只有一個才能解開。一個有限的理論不可能讓你永遠成功。

      期貨中國:您強調過,您自己不做短線和日內,在波詭云譎、瞬息萬變的期貨市場上,要克制短期波動、獲得長線收益是很難做到的,請問您為何選擇做中長線投資呢?

      楊洪斌:我以前也克服不了,我剛才說了,在漲勢過程中它有回調,這很正常。如果前面特別強,這波回調后一般還能夠上去,如果前面特別弱,那么這一波回調后可能就是反轉,這最主要還是一個認識的問題,不是什么恐懼。有些人是吃虧太少,這個社會分普通人和特殊人,像馬云啊,他在那么惡劣的情況下,他都下來搞他的網站,而且搞成了。像新東方這個培訓班,都可以辦成一個學校并且還上市,我以前是做培訓班的老師,我都沒有想到這樣去做。所以,有些人沒有摸著那些規律,源于他們的知識結構、受教育程度的。然后,吃虧老是在同一個地方,普通人都是干這樣的事情的。很多人都已經開始不努力了,他都不思考了,你還能看到他什么樣的進步呢?現在,社會很多人都急功近利,有時候一些震蕩都是在為大行情做準備,但有些人認識不到這一點,總是想賺一點快錢。

      期貨中國:前面說到您的操作還依據投資心理的分析,投資心理是一個很虛的概念,在具體的交易中,我們應該如何分析,如何利用呢?

      楊洪斌:大部分的交易商的心理你是不可能去了解的,我是怎么判斷的呢,一定要尊重市場。價格漲得越強,是不是就說明這個預期就越強呢?我們不可能去了解每一個人的預期,但是,他們只要有預期,就一定會反應在市場上,價格變化就會反應出來。資金沖動的漲停板和一些一步一步敲上去的漲停板常不一樣的。所以,價格變化我是去理解它這個價格是怎么變化的。今天漲了是怎么漲的,是扎扎實實的漲了還是空漲,還是小量的敲,實地漲;是急切地想搶盤的漲,還是可漲可不漲。通過這些,通過你實踐的經驗去判斷,它就出來了

      期貨中國:您曾表示您的投資哲學可以總結為“理論”。從不做‘雪中送炭’的事情,只做‘’和‘錦上添花’的事情。請和我們解釋一下如何做到‘’和‘錦上添花’?

      楊洪斌:我做的是“順勢”,但這個順勢外表上是價格的順勢,本質上是絕大多數交易商的預期,等他預期出來之后我再做。比方說,一個上升趨勢,第一波出來之后可能很猛,但是一般都做不到,如果它真是漲勢,你等它整理完了,它第二波就會又開始,那在交易商預期特別強的時候買,不就是“錦上添花”嗎?再說它下跌,它一定在一波下跌比較猛的時候,一定會有獲利回吐,嘛,彈了一段它會停在那里上不去,獲利回吐以后,看它上不去,交易商還會再空,新的下跌形勢開始,這個時候去空,不就是“”嗎?

      期貨中國:我們在您的觀點中發現您認為,研究價格變化規律比起研究基本面更能把握市場,這是否意味著您是一個不注重基本面分析的交易者?另外,投資者應該如何去了解和掌握價格變化規律?

      楊洪斌:其實誰也脫離不了基本面,我們就生活在基本面里,天天看到國內新聞、新聞、國際新聞,時刻可以了解原油漲跌等國內大商品的價格。打開網站,各家公司都有各種研究報告。但是,我個人強調的是基本面對于交易者來說,是一個天時,還要有地利和人和,地利就是這一段走勢與基本面吻合,然后,最后出擊的時候看人和,人和就是交易商的預期要符合。所以,不能絕對脫離基本面,但做的時候重點還是要看人和。

      期貨中國:“要學會放棄,錯過一次半次機會沒關系,市場總是有機會的”您這樣的論斷和期貨中國網曾經討論過的“寧可錯過,不可做錯”有些相似。請問,您如何去發現市場中的機會?又是如何去把握這些機會的?

      楊洪斌:每個人都有認識上的局限性。我們往往在做一些工作的時候都想做得完美,人總有犯錯誤的時候。有時候一波行情,你錯過了,你再跟上去就有追高嫌疑,那你就耐心的等待下一波。有人看到別人賺了錢就滿倉追,其實,人對自己要寬容一些,孔子有一句話:“承認自己不知道就是真正的知道”。

      期貨中國:您在期貨投資中主要做什么品種?有沒有做品種組合?是嚴格按照資金比例做品種配置,還是根據自己的分析選擇品種?

      楊洪斌:我的操作沒有框框,核心的是認識世界最好的方法。我國很多歷史偉人都是這樣,像有一句格言叫“實事求是”,還有一句是“具體情況具體對待”。行情出來了,只要是期貨品種我都關注,但是,我做哪一個都是沒有框框的,有框框我就錯了。然后,我就看哪些品種走出來符合我的。天時、地利、人和到火候了,我就做它,還要看我對它的認識和把握程度有多大。如果我對它的把握性非常大,不做我晚上會睡不著覺,我的倉位會放得比較大。當年紅軍長征的時候,是不會想到以后把整個中國拿下,他當時三萬紅軍就想著逃命,而蔣介石三十萬人去圍剿。戰線拉得很長,肯定有分散的兵力,就找一個五千八千的解決掉。然后,到了淮海戰役又不是這樣打了,覺得我實力比你強了,那就是滿倉博了,你五十萬我五十萬。再后來,蔣介石說我們劃江而治,按理說,屬牛的今年多大一個韶山出來的農民兒子能奪半個中國就不錯了,就像有些人做期貨做個五千萬一億的就不做了,覺得夠了,很幸福了,但是他不是這樣想的,因為,他當時的實力可以拿下整個中國。

      所以,就是不能有框框,期貨老是有新情況。有些人老是犯經驗主義錯誤,遇到類似情況,一模一樣去做。其實,沒有一模一樣的。現在行業資金多了,國家也鼓勵了,出現了很多新的情況,一定要按著原理,結合新情況做新的決策。只有觀念跟上形勢變化,才能實現穩定的盈利。理解到位了,給你5萬塊,你很快就起來了,理解不到位,給你5千萬,你也很快輸完。

      楊洪斌:我現在沒有,主要是集中在國內,偶爾看一下外盤的走勢,真正做起來的話,我的原則是做哪個以哪個為主,按我的原理,國外的交易就是國外交易商的預期,跟國內的預期不完全吻合,交易商的預期是不一樣的,就像家里教育子女,老大老二,不一樣的,要因材施教。

      期貨中國:程序化交易在國外已經比較普及,近幾年在國內也逐步受到關注,請問您怎么看程序化交易,您會去使用程序化交易嗎?

      楊洪斌:我不會去使用程序化交易,我認為程序化交易是有局限性的。國外做程序化交易的人很多,但是我知道巴菲特沒有,索羅斯沒有。兩個諾貝爾得主建立一個基金,搞出模型來,但是失敗了,因為價格是變化的,你能用一個框子來框它嗎?

      期貨中國:您在05至06年曾經同一個投資伙伴聯合做單,但您認為聯合做單有時效性差、遇事總要討論、耽誤了操作時機的弊病,而最近期貨中國采訪的一個機構投資者卻認為團隊操作,分工合作,就會把握住很多必須抓住的要點,避免因為一個人而造成的失誤,您怎么看待這個問題?

      楊洪斌:操作和控制風險分開這個方式我倒是同意的,因為人是有人性弱點的,這倒是一個有效的方法,但是兩個人共同決策就不是很理想了,有時候期貨交易它就像一門藝術,是需要思考和判斷的,就像是梵高的名畫不是兩個人合伙畫出來的。

      期貨中國:期貨交易獨特的杠桿性使其風險陡增,風險控制也是每個市場參與者尤為重視的環節,據悉您的每一筆交易的風險控制在總資金的10%以內,設定這個比例有什么原因嗎?您又是如何做到嚴格的風險控制的.

      楊洪斌:10%還大了,我一般還都放在5%,不能過分地使用杠桿,它是一把雙刃劍。比如說一個品種,交易商的預期給我感覺特別強,我就進場,并把止損放在陽線的底下,如果陽線被完全收回說明上行是假的,那就要止損。100萬的單我下50手,你知道為什么我下50手嗎?因為50手回來剛好是5%,是按5%倒推過來做手數配制和止損。

      期貨中國:您在將近不惑之年進入期貨市場,經過了十幾年的期海沉浮,對比期貨中國曾經采訪的其他一些交易高手,您可以算是年齡最大,資歷最深的一位,想必您得到的也是最深的,請您能和我們分享一下您在期貨市場的最大是什么?

      楊洪斌:每個人在人生中找到適合自己干的事情是最開心的,能突破自己的局限,如果你每天學習或者上都有一定的進步,你會覺得幸福。很多行業都有局限性,比如說一個小區的小賣部,你就是千方百計的去拉高它的營業額,它一個月也不會超過5萬,我就希望找一個事業是沒局限的,作為一個過程,期貨這個事業是沒有盡頭的,我就感覺我找到了最適合我的。每年我在管理的幾個賬戶都能夠上一個臺階,幾波大的行情,就像畫畫一樣,我都做了,說明我的判斷是對的,我心里就感覺找到了自己的。能力高了之后,又能夠幫助一些人,挺好。

      期貨中國:中國的期貨市場還很年輕,隨著監管部門的重視以及市場的逐步規范,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到這個市場中來,您認為目前中國的期貨市場是一個比較好的投資渠道嗎?

      楊洪斌:期貨這個行業就國內而言還剛剛起來,應該說它是一個可以無限放大的領域,有志的青年都可以參與,不甘于寂寞的、渴望成功的都可以嘗試。就像你們搞網站一樣,總是想讓它影響力越來越大。我覺得它是一個值得嘗試,可是期貨也是一個風險很大的行業,一定要把它看做一個學習和提高的過程,而不是一個迅速積累財富的過程,欲速則不達,這是一個的過程。一個胸外科醫生,本科5年,加上實習,一共8年,期貨要比它更難更艱辛。期貨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干的,性格上偏執、毛糙、肚量狹隘、對過分的都不適合,合適的人也需要經歷一個學習和實踐的過程。

      期貨中國:今年各交易所都有新品種上市,6月召開的衍生品論壇上期易所的負責人也表示要力推更多的品種上市(比如原油期貨),您對新品種怎么看,有做相應的研究嗎?

      楊洪斌:我對衍生品一點都不陌生,十年前在就接觸過,對我來說,多一個品種就多一個機會。如果一個品種上市,參與的人多起來之后,我就開始加入,符合我的條件我就交易。

      期貨中國:前一階段國際原油價格一攀升,不斷刷09年的高點,坊間對油價走勢的分析評論報告數不勝數,作為市場參與者,您如何看待此輪油價的上漲?原油價格的上漲對您的操作策略有沒有影響?

      楊洪斌:我覺得完全沒有影響,我們國家的石化產品和原油其實是不同步的,外盤的原油從50到70說明外盤的交易商對它的預期是看好的,漲了50%之后,現在回到六十七八,在我說都是很正常的。現在好像沒有大幅下跌的跡象,但不能說不可能發生,也有可能會在60橫盤整理,整理之后可能再起來。做國內的品種,一定要分開看。

      期貨中國:您把期貨交易看做是馬拉松,希望自己跑完全程,再跑40年,我們也衷心祝愿您能夠繼續在期貨市場中取得更加輝煌的成績,最后,希望您能夠就下階段的行情機會給廣大投資者一些您的?

      楊洪斌:我一般不太給出預測,因為我不是做分析的,我是一個市場的者。就現在來看,銅和豆油在趨勢上可能有些困難,寬幅震蕩的比較多。這兩天剛好出現品種調整,現在就要開始關注,我現在不管趨勢是向上還是向下,輕易不太交易,基本面上實體經濟恢復得還不是很到位,實際上全球的商品價格并不算處在高位,像銅,價位應該算是下來的,最高在8萬。行情比較抗跌,比較復雜,一個行情不會馬上出來,十月懷胎嘛。現在我覺得要耐心等待,以關注為主。

      

    相關閱讀
    • 沒有資料
    亚洲人AV高清无码 炭黑 OC資訊網 泰國娜莎 【優遇寶】讓您資產快速增值